今天是:
欢迎您访问船山文旅网 !
船山文旅网
您当前的位置:首页 > 综合新闻
 
遂州城市记忆 | 烟火船山之镇江寺
时间:2021-01-07 17:16:16  来源:

清晨的中央商务区,从一间间店铺的光亮和一家家小吃摊的热气中醒来。

 

穿过行色匆匆的人群,转身走进藏在中央商务区深处的董家巷。闻着花香鸟语,踩着青石绿荇,抖落了一身在高楼大厦间沾染的繁华。

 

正好是早上8:30,小巷里的引鹤茶社也像往常一般,开始了一天的营业。

 

茶客端起面前沏好的茶盏,用茶盖在茶汤上轻轻一刮,浅咂一口,悠悠长叹一声:“好茶!”

 

于是,一天的日子就在氤氲的茶香中变得温馨起来。

 

一家茶社 一间书局

讲述一段遂州历史

 

引鹤茶社,位于船山区镇江寺街道办北辰街的董家巷。当记者见到引鹤茶社主人童晓辉、任晓晴夫妇俩的时候,他们正在和从省外慕名而来的茶文化爱好者交流茶学见解。



 

近年来,引鹤茶社的经营一片向好,已经完全扭转了亏损局面,并且一步一步将遂宁茶文化传播到全国各地。“现在我们夫妇俩就是想守住这栋古宅,做好祖辈经营的茶馆生意,给遂宁的老百姓留下一个可以回忆的地方。”童晓辉说。

 

300多平方米的茶馆里,有民国的留声机、晚清的木方桌、民国的厅堂高茶几……件件是历史,处处是回忆。

 

“引鹤”二字,承载着任家祖孙三代的努力。从1942年任晓晴的爷爷任友之挂牌“引鹤”茶社开始,到上世纪50年代初任友之长子任春盛的用心经营,再到任友之孙女任晓晴、孙女婿童晓辉的坚守恢复,引鹤茶社俨然成为了遂宁的一张历史名片。

 

“我们要把遂宁的茶文化推出去,把爷爷留下的‘待客不论贵贱亲疏’经营理念坚持下去。保护好这座古居,延续这段历史。”童晓辉告诉记者,他家祖辈经营的“友文书局”也有着和遂宁割舍不断的关系,当年祖上经营书局的时候,已收藏不少进步书籍,并为附近的小学捐资捐物,那个年代从北辰街走出去的遂宁青年与“友文书局”都有些许联系。因此,他将重新恢复“友文书局”,让遂宁老百姓,甚至外地游客,都能坐在古色古香的建筑里,寻一方安谧天地,喝一杯清香热茶,听一段遂州历史。

 

一方院落 一座打钟楼

记载一段城市记忆

 

从董家巷拐出,不远处就是同样位于北辰街的打钟楼。

 

其实打钟楼是教堂福音堂的一部分,但是遂宁的老百姓更喜欢把整个福音堂称为“打钟楼”。因为在上世纪七十年代以前,遂宁城区大多数百姓都是依据这座塔式钟楼的钟声来判定时间,安排自己的工作和生活。

 

“在手表普及以前,大多数遂宁老百姓都是靠打钟楼的钟声来辨别时间的。从早上6点开始,到晚上8点结束,每隔一小时打钟,准点报时。那时候遂宁还是一个小县城,打钟楼的钟声一响,整个城区都能听得见。”福音堂主任牧师马东梅告诉记者。

 

打钟楼在遂宁老百姓的生活中有着重要的时代意义。马东梅继续讲述道:“抗战期间,日本轰炸遂宁时,打钟楼的钟声还担当过传递信号的重任。县政府用打钟楼的钟声通知百姓,百姓们依据不同的钟声做出相应的防范。”

 

再往前走,是位于天上街百福巷的百福院。这所建于明朝洪武年间的古建筑,是遂宁市现存最早的木结构建筑,是老城区唯一留存的古迹,所以“先有百福院,后有遂宁县”的传说也一直流传在遂宁民间。

 

如今,这所孤清的建筑被作为文物保护了起来,坐看相距不到500米的中央商务区人潮拥挤,繁荣喧嚣,静静地印刻下遂宁1600多年的发展记忆。

 

一片商业区 一排小吃摊

点亮一城闹市烟火

 

夜幕降临,中央商务区商场林立,灯火通明。从小吃一条街里飘散出来的各式食物味道,温暖了冬日干冷的空气。



 

镇江寺街道百福社区的工作人员聂秀玲还记得,小时候老电影院附近的小面是最好吃的。“老电影院是1985年修建的,建成后,陪伴了我们这代人很多年。那时候,和朋友一起,看完一场电影,就去旁边的小面摊吃上一碗面,香喷喷热腾腾的,特别幸福。”

 

95后的小伙屈睿是小吃街的常客,在他印象里,记忆最深的小吃是冲(芥末春卷)。“现在好多商家都偷懒了,都不做手工芥末,直接用超市买的那种芥末了。”即便如此,屈睿依旧乐此不疲地在小吃街一带品尝童年的小吃。

 

老人们坐在黄葛树下的长椅上下棋、打牌、聊天,年轻人们捧着奶茶穿行在一家家店铺之中。在霓虹闪烁处,在人声鼎沸间,满城的烟火,满城的繁华。

 

从一座老百货商场,发展到一片商业区;从零散的小吃摊贩,发展到一条完善的小吃一条街……城市在扩展,在成熟,在完善。而在悠久漫长的城市发展史上,还有记载着历史记忆的物质文化遗产和非物质文化遗产,它们把历久弥新的优秀传统文化贯穿到城市的发展过程中,让遂宁这座城市带着属于自己的印记,在历史的长河中走得更深更远。

分享到: 更多
编辑:csly
关闭